美元持续走低 反向利差预期逐步形成

  欧元兑美元目前国际市场报价1.4403,市场人士认为目前阻力位为1.4410,支撑位为1.4395,但继续向上攀升的长期趋势不改。相对于坚硬的欧元,美国最近遭遇的一系列问题正让市场对美国未来的经济预期不断降低。

  不仅仅对于投资者,对明天即将做出决定的美联储来说,目前也正在临来自市场的降息压力,虽然通常满足市场不是美联储的目标,但当前美国信贷市场的脆弱和市场信心的面临崩溃,都加大了美联储进行操作的难度。

  对美联储来说,降息的确能对美国经济产生正面影响,但并不能化解次贷问题,因为其根源在于信用而非流动性,所以降息实际上只有缓解问题发展的作用。同时,降息也将让美国面临债券对外资吸引力下降、美元汇率继续走低导致进口成本增加以及通胀压力上升等问题。

  而对于全球市场来说,美国降息带来的直接影响就是美元继续贬值,全球的美元资产面临重估,商品市场价格将被继续抬高。作为一个全球性大国,美国的政策调整将在国际范围内产生“溢出效应”,从而对其他国家制订经济政策产生影响。例如,如果美国降低利率,那么部分寻求资本收益的资金会流出美国去寻找更大的收益,对于国内经济面临通货膨胀调整地国家而言,总有被迫打开资本账户的可能。

  所以,对中国来说,中国加息、美国降息,这种走势将会被资本逐利特性放大,并逐步形成一种“反向利差预期”。中美反向利差预期对我国经济发展很不利,当前,人民币对美元处于升值阶段,在我国加息的同时美国降息使两国利差不断减少,国际投机市场更倾向于抛售美元,购买人民币,因此人民币将面临更大升值压力。

  因此按照这一逻辑下行,通过人民币升值缓解贸易不平衡的效果将被打折扣。这意味着外汇流入带来的过多货币供应将依然是困扰央行的难题。流动性过剩带来的信贷、投资过快增长、资产价格上涨、通货膨胀风险上升等等诸多难题,依然是一团错综复杂的乱麻,并且调控难度会越来越大。

  不仅仅热钱对中国市场的投机机会极为看重,在正规渠道,人民币升值带来的吸引力也显然使得国际投资公司趋之若鹜。中投公司参股的黑石公司,国开行购股的巴克莱银行,都毫不避讳地表示要投资中国,而更不知有多少金融机构向中投公司毛遂自荐,希望能进入中国市场。

  而美国著名的投资家罗杰斯,就曾在阿姆斯特丹的一个银行论坛上表示,未来10年只要是买进人民币的人,绝对不可能亏钱,这是目前全世界最适合买进的货币。股神巴菲特的投资公司突然在中国设立一个金属切削公司,也当然不是主要因为看好切削行业的前景,其理由与罗杰斯相同,看好人民币资产的升值前景。通过这一公司,巴菲特不仅能够寻找香港市场中资概念股的升值洼地,而且通过直接投资将一只脚直接伸进了中国境内市场。

  由此可见,美国降息更将加剧中国内部的经济问题,并为中国带来一系列的资本管理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