结婚多年妻子一直未育36岁喜怀身孕丈夫:把它弄掉!我们分手

  在影视剧中我们常常会看到这样的画面:妻子拿着两条杠的验孕棒告诉丈夫:我怀孕了。电话那头的丈夫常常一脸不可置信的样子,随后感动得说话都结巴起来。

  诚然,怀孕生子对于大多数人来说,都是人生中不可或缺的节点,心理学家埃里克森将“养育子女”看作是人格发展过程中的重要一环,在他看来,从人格社会化的角度来看,人类的30岁—60岁对应的发展任务是繁殖,发展顺利的话就会关爱家庭,产生社会责任感;不顺利的话就会过于自我,产生颓废感,生活消极懈怠。

  且不论这个说法正确与否,不得不承认的是,对于大多数夫妻来说,怀孕生子绝对是一件值得庆祝的事情,很多夫妻因为孩子的降临,感情变得更加紧密,两个人也会迅速适应新的角色,产生更多家庭责任感。

  可是却有这样一对夫妻,结婚多年妻子一直没有生育,后来时值36岁的她终于怀孕了,可是丈夫不仅不承认这个孩子,还在她找上门来的时候打说她,这疯狂行为的背后隐藏着怎样的爱恨情仇?

  王穗(化名)告诉记者,她跟丈夫林坤(化名)都是初婚,一个36岁,一个35岁,两人在婚介所相识,结婚多年并无儿女,如今她好不容易怀孕了,丈夫竟然让她放弃这个孩子,要求她“把它弄掉”,并且坚决要求分手。

  如今她怀孕已有一个多月,出现了孕吐、头晕等妊娠反应,常常一个人在卫生间吐得酸水直流,可是林坤却已经搬离了两人的住处,重新租了房子。

  随后王穗带记者来到林坤的新住处,林坤一见到王穗转头就跑,而王穗也扶着肚子在后面追赶,见甩脱不掉,林坤与王穗言语争执起来,争执中林坤突然朝孕妻冲过去,嘴里一边叫嚣着“你看我怎么收拾你”,眼看这一场闹剧愈演愈烈,记者只好叫来民警阻止。

  随后林坤的情绪平静了许多,答应跟记者谈谈,可一谈到王穗,林坤毫不留情,他怒斥王穗“她那个人就是败类,人渣”,而且声称他跟王穗已经分居好几个月,他并不能确定孩子跟自己是否有血缘关系。

  林坤坦言他和王穗当年认识了不到两个月就奉子成婚了,之后妻子意外流产,他提出过分开,但王穗一直纠缠不休,两人又在一起磕磕绊绊生活了4年。

  林坤称婚后妻子所有的工作都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在家也不承担家务,赚钱和生活都是林坤一人打理,他白天是厨师,晚上骑摩托车拉客,一个月6000的收入要养活自己妻子和老家父母4口人,而妻子则整天吃喝玩乐,早上遛狗,晚上吃零食看电视,这让他感到疲惫不堪。

  林坤还称王穗在婚姻状况上欺骗了自己,妻子则一直也对外宣称自己是头婚,实际上领结婚证时,他无意间看到王穗婚姻状况那一栏写的是分手,他才知道事实。

  结婚4年里,王穗两次意外流产,两次主动引产,这一行为让夫妻之间本就不深的感情越来越淡;更让林坤感到气愤地是,婚后妻子阻止他跟父母联系,有一年父亲肋骨摔断,想让林坤来照顾一下,王穗都不允许,这让他们的感情彻底破裂。

  面对林坤的指责,王穗哽咽着告诉记者,她并不是好吃懒做,她也做过前台、收银员、宠物美容师等工作,但因为先天唇腭裂,口齿不清,没有一份工作超过三个月;同样在感情生活上,这也成了她致命的弱点。其实从一开始,林坤并非她的最佳人选,但自己先天残疾,她才降低了自己的择偶标准。

  林父坦言自己对这个儿媳并不满意,当年林坤结婚时在农村已经是大龄,跟王穗的结合,本是双喜临门,但谁知王穗婚后却不顾阻拦两次主动引产,这让他抱孙子的期望落了空,很是伤心。

  随后,林坤带记者来到他当初和王穗结婚的新房,林坤透露,结婚第二天妻子就将新房的新家具全搬回了娘家,从婚后第2年起就再也没有来过老家看望父母。

  林坤称王穗从一开始就看不起自己,经常奚落他“修了八辈子的福气才会跟她结婚”,一切只因王穗父亲是城市退休职工,有房子有存款,而王穗认为父亲的房子和存款以后都会留给自己;相比之下,林坤是农村人,父母的养老全靠他。

  林坤的话随即在王穗那里得到了证实。在被问到为何不让林坤跟他的老家父母联系的时候,王穗称“我家父母倒贴,他家父母都是问儿子要钱”,言辞之间对林坤父母非常不满,指责他们不仅不帮衬她和林坤的小家庭,反而经常拖后腿跟林坤要钱。

  谈到自己引产的问题,王穗坦言自己并不是无事生非,而是因为孩子检查后被告知基因不健康,有生病的可能性,自己因为天生残疾,所以对这方面比较重视。

  而这一次,王穗打定主意就算孩子不健康也不再引产,她称自己要生个“拖油瓶”,好让林坤每个月都出抚养费。

  最后,在记者的陪同下,两人去调解处进行了调解,王穗提出让丈夫赔偿自己10万才能分手,林坤则称当年为了结婚贷款的钱还没还完,王穗应该退还5万块的彩礼。最终,王穗跟林坤协议办理分手,并且终止妊娠,林坤在两年内要支付王穗4万元分手费。

  当调解完之后,王穗又给林坤发来短信称自己已经反悔,她将生下孩子让林坤付抚养费。

  看完上述案例,或许很多读者会认为王穗是一个自私任性的人,但是倘若站在她原生家庭的角度上考虑,她的所作所为是可以理解的。

  她生长在城市,父母都有稳定的工作,退休后有固定工资发放,家里老人不仅不需要她赡养,反而可以为她提供帮扶,在采访时林坤就透露了一个细节——妻子当年流产的钱还是自己父亲出的。

  她是家中最小的女儿,又天生残疾,所以从小就接受了父母比较多的关注和爱护,一直以来,她习惯了享受别人照顾自己,却没有学会体贴照顾他人。带着这种行为处事模式走入婚姻,她一心只想要被丈夫照顾,看到丈夫的钱会拿去赡养父母,她难以接受。

  她就像一个被惯坏的孩子,一直以来的养尊处优使她的人格并未完全时尚。这从她执意要将孩子生出来,作为“报复”林坤的工具就可以看出来。

  犯罪心理学家李玫瑾在研究的病态人格时曾经有过这样一个论断:一个人从小接触的事物越简单,被保护得越好,他的思想就越幼态,考虑问题容易偏执。

  王穗是温室里的花朵,因自己的天生残疾而惯于逃避,从没有干过一份超过三个月的工作,而工作是我们接触世界、完善自我的最重要的一条路径,我们通过工作的繁杂达成自我的社会化,学会与他人和世界建立和谐的关系。从这个角度上说,王穗一直活在自我的世界里,没有学会与他人建立关联。

  王穗的行为虽可理解,但绝不认同。作为儿媳,她婚后第二天就没有再去乡下看过公婆,于情于理,都难言体面。我们从内心真正敬佩一个人,只能是因为其高尚的品格,而不是一个户口、一份退休金、一套房子,但房子和退休金却成了王穗时尚的资本,可见其内心贫乏虚荣。

  总之,原生家庭的过度保护、成年后多段短期的工作经历,塑造了王穗喜欢依赖和惯于“啃老”的自私品性,让她与农村长大、肩负重担的林坤三观截然不同。

  而记者采访林坤时,也有一个有意思的细节,开口谈到王穗时,他脱口而出的一句话就是“她一不工作,二不做家务”,这句话足以说明林坤的婚姻观是很务实的,也是处于新旧交替之间的——“新”在他认可妻子应该出去工作;“旧”在他认为妻子应该操持家务——这与当下很多男性的观点趋同,这样的婚姻观遇上娇惯的王穗,势必有一场冰与火的较量。

  林坤和王穗出生于不同的家庭,家境的悬殊,塑造了他们截然相反的价值观,价值观的不一致,导致了他们婚姻的破裂。

  除此之外,两人当年仅仅认识两个月就奉子成婚,对各自的家庭背景和经济收入、本人性格等都没有了解清楚,这些都成了日后相处的隐患。曾经听过很有意思的一个比喻:从网上买货都有“七天无理由退换货”,可以先试一下再决定,为什么大家对待婚姻就非要那么武断呢?

  草率婚姻伤害的不仅是自己,还有整个家庭。一段自己都不能为自己负责的感情,对方又怎会慎重?婚姻是一种责任,也是一种生活态度。我们选择一段什么样的婚姻,就是选择一段什么样的生活;我们如何选择婚姻,就是如何过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