俞曉秋_人物庫_觀點中國

  據2014年1月中國網際網路資訊中心發佈的第33次《中國網際網路發展狀況統計報告》,截至去年底,中國網民達6.18億,網際網路普及率為45.8%。從我國資訊化發展、網際網路應用歷程中可以得出這樣一個重要結論——“沒有資訊化就沒有現代化”,大力促進資訊化,建設資訊化社會,是中國的必由之路。

  4月7日至11日,美國國防部長哈格爾訪華。哈格爾訪華,是中美兩軍交流互訪、加強溝通認知、增強戰略互信和管控分歧的重要環節。2012年6月,在新加坡舉行的第11屆香格里拉對話會上,時任美國防部長萊帕內塔發表題為《美國對亞太的再平衡》演講,正式提出美國的“亞太再平衡”戰略。

  3月28日,俄羅斯總統普京與美國總統奧巴馬通電話,提出與美就烏克蘭問題展開外交磋商。這些跡象表明,俄由“強硬”拿下克裏米亞後開始“放軟”姿態,主動尋求與美歐通過外交途徑解決烏克蘭危機導致的一系列問題。

  過去一週,美歐媒體對網路通訊世界的兩個報道令人關注。此次德國媒體再度爆料美國安局監聽中國企業,提醒我們加強國家網路與通訊安全保障的重要性,以及加快安全保障建設的緊迫性。

  3月16日,克米裏亞地區就是否加入俄羅斯聯邦舉行全民公投。目前而言,克裏米亞仍是俄應對烏局勢、與美歐角力的“一張王牌”。從烏臨時政府、美歐及俄近日一些“放軟”的表態來看,進行對話談判緩和危機仍有機會和可能。

  烏克蘭持續數月的緊張局勢並未好轉, 籠罩在克裏米亞半島上空的衝突陰雲牽動著全球民眾的神經。更大的問題是,烏新政府的合法性仍是烏政局危機的焦點,拯救烏克蘭惡劣的經濟與財政狀況、防止東西部分裂也迫在眉睫。

  烏克蘭政局一夜變天,烏東部和克裏米亞局勢動蕩,俄羅斯重兵壓境,烏克蘭新政府進行軍事動員準備迎戰,美英等西方大國威脅對俄制裁,烏俄上空戰爭陰雲瀰漫,事態會否失控而導致戰爭發生,全球目光高度關注。

  為應對美國安局對歐盟國家及其領導人網路通訊的肆意監控,提升歐盟成員國網路數據傳輸與儲存的安全性,上週六,德國總理默克爾在她的“每週網路”(podcast)上,倡議建立“歐洲通訊網”,提高歐盟數據資料傳輸的安全性,避免電郵等數據經美國網路傳送。

  新年伊始,盤踞在敘利亞東部和北部的基地組織當地分支3日越境,攻佔了離首都巴格達約69公里的伊拉克安巴爾省戰略重鎮費盧傑城,恐怖武裝宣佈在該城成立“伊斯蘭國”,並控制了費盧傑與巴格達之間小鎮卡爾馬和費盧傑以西拉馬迪市的一部分。攻佔費盧傑的恐怖武裝,是旨在建立一個“伊拉克與黎凡特伊斯蘭...

  未來民主黨若失去對參院和白宮的控制權,也將自食其果。美媒體稱,兩黨濫用拉布損害了國會跨黨合作機制,成為黨派鬥爭的工具。

  奧巴馬仍將出席9月初在俄羅斯聖彼得堡舉行的G20峰會,表明美不希望因斯諾登事件而把美俄關係徹底搞僵,並得罪G20的其他成員國。

  一本是前國務卿基辛格博士撰寫的《論中國》,一本是前哈佛大學費正清研究中心主任傅高義教授所著的《鄧小平時代》。無論見識、經驗和學問還是所做的努力,這兩位都堪稱當代美國傑出的“中國通”和促進中美合作的重要使者。

  微網志的媒介特性使政府機構在微網志上只能是“在場”而不是“線上”。“在場”與“線上”的區別在於,前者是“參與者”,後者是“互動者”,是線上主體互動的一方。前後兩者所起到的作用有很大不同。

  從突尼西亞、埃及革命到倫敦騷亂,網路空間對地球年輕公民的吸引力與號召力一覽無遺。正如美國總統奧巴馬所説,“網路世界已成為我們每天都要依賴的空間,在人類歷史上它使我們比以往任何一個歷史時期更相互地聯繫在一起。”